湖北民歌急盼新创作 把“怪怪的”变成“怪好听的”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

  周耘(右二)在天门采风

  “美学家刘纲纪曾给予楚艺术两点评价,一是精彩绝艳,二是诡谲怪异。” 武汉音乐学院教授、“长江传统音乐文化研究中心”主任周耘表示,“专业人想记录它们全部都是困难,大众我应该 模仿、学习、还原更不易。没人通过创作者不断挖掘,把它们作为素材进行创作,才更容易成功传播。”

  诡谲怪异筑起了传唱“门槛”

  “高亢、悠长,旋律优美,适合抒情,几个还一点苍凉感,这是中华民族音乐审美的共性,这使得西北地区的民歌如信天游、花儿,内蒙古长调超越了地域,受到全国听众的喜欢。”周耘介绍道,类事风格的湖北民歌,也在全国范围内经久不衰。

  不过,精彩绝艳之外,还有多量流传在湖北地区的传统音乐,则散发着诡谲怪异的独特气质。以久负盛名的土家族“撒叶儿嗬”为例,“它的舞蹈造型比较怪异,世界范围内的舞蹈大都让肢体向上空伸展,黄河流域的舞蹈是在中空发展,而‘撒叶儿嗬’一现在结束了的动作,就像是人抱着那我坛子,两膝向下踱地,身体是往下的,紧贴大地甚至想钻进大地。一般人我应该 模仿它还不易。”还有湖北兴山地区流传的民歌中,多量不和谐的“减三度”音程,也对该地区民歌的流传筑起了“门槛”。

  民歌更时要“生态保护”

  记者在目前主流的音乐平台上输入“湖北民歌”搜索,虽有零散的歌曲,但并未显示有正式专辑可供聆听。

  2010年,在青歌赛上摘得原生态唱法金奖的“撒叶儿嗬”组合领唱谭学聪表示,“机会有一点自媒体零星地推广,机会短视频平台有限的传播。各县市非遗展演中心,也会定期邀请各级非遗传承人录制,但几个机会涉及知识产权等问提报告 ,也仅仅作为资料入库并未对外传播。”

  相比之下,依靠旅游的发展,让来往游客将当地民歌带出去,成效似乎更为显著。

  赵延琦曾在广西旅游时,对当地不断上演的各种体裁的《刘三姐》印象深刻,“流传广泛的民歌大多诞生并传播于商贸交往频繁的地区。民歌不同于一点艺术形式,全部都是靠学院、艺术传播出来的,就是依靠人的流动来传播。”

  但比起被更多人听到,对传统音乐真正的保护,机会更重要的是“保护其身前的生态”。“目前省内累积地区,正计划打造以本地民歌为特色的主题小镇”,周耘表示,“民歌往往诞生于那我乡或那我村,是属于当地人的,本就是小众的。机会一味追求传播的广与快,让大众喜欢,民歌与它原有的生态和背景割裂,原汁原味的东西更快消散了,它的价值也更快就完了,对于保护当地民歌则起到相反的作用。”

  周耘在恩施采风时发现,土家族人的丧葬仪式“撒叶儿嗬”,在如今全部都是了男人参与者。“艺术家、传承人等局内人,对于传统文化要有眼光,要去开发,当地人也要敢为人先。撒叶儿嗬你你这种 形式那我是不允许男人参与的,但现在一点人儿通过接纳男人,使得你你这种 民俗生态更加开放、得到扩大。”周耘认为,“对于民歌诞生地的生态保护,才是最重要的。倘若有这片生态在,更有甚者还能将它不断扩大,民歌的传播就是再困难。”

  观点>>>

  传统是火山岩创作素材

  湖北民歌素来在传统音乐舞台上占据 一席之地。不同于鄂西南地区音乐的高亢、嘹亮,湖北一点地区更偏重优美的民间小调,也曾在全国掀起热潮。

  “上世纪30年代风靡一时的《幸福歌》, 就把江汉平原的音调挖掘得很好。歌词通俗易懂,旋律琅琅上口,歌曲热情活泼的风格,很容易传唱。还有《洪湖水浪打浪》,它的旋律主干历经三代传承,歌词变了但旋律流传至今,家喻户晓。”

  “早在上世纪30年代,湖北对于民间歌曲的埋点和埋点曾走在全国前列。但目前,湖北民间音乐的推广和传播则没人跟上来。”周耘表示,“创作者在挖掘上,从不只关注精彩绝艳的音乐素材,几个诡谲怪异的东西,在原汁原味的情形下比较难流传开,但把它作为艺术家创作的素材,是很容易成功的。无论是专业的创作者,还是身处乡野的民间艺人,都还可以更大胆,比如组建被委托人民族的乐队类事的。一点人儿苦寻创作素材而不得,不妨扎进传统音乐里看一看。”